信天翁的远行

您好!您可以称呼我为信风。
个人博客,不定期出现各种奇怪的内容。
刀剑乱舞主吃乙女,婚刀药研藤四郎。银河英雄传说赤金双璧,APH是旧墙头。排球少年菅原孝支入坑中
感谢您的关注!

今天以面交的形式又在闲鱼上收了suga的官周。
独自走在路上,忽然乌云散去,阳光照耀在雨后潮湿的城市之上,耳机里伴随着旋律的是陌生却温柔的少年音。这一瞬间我感到眼前见惯了的城市景色变得那么让人心动,似乎有一个叫作“幸福”的精灵在漫长的旅途中停下脚步,休憩在我的肩头。没过一会儿忙碌的精灵就离开了,但我正要去接suga回家,想到他正在等着我,我仍旧感到很开心。

对911事件的一些看法

前几日微博上有人po出了双子塔倒塌的视频,我是流量所以没打开看,但仅仅是想象,我就感到全身阵阵发冷。我注意到了热评,很多人说回想起当时面对几千条生命的逝去却拍手叫好的自己,感到非常悔恨和愧疚。当然也有很多人说美国咎由自取,还有些人表示庆幸,如果没有那件事,就没有今天中国人舒适的生活。
看到热评顶上几条那些悔恨的人,我清楚地感受到世界不一样了,有更多的人不再只看到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斗争,不再只是一腔热血的盲目爱国,而是看到了“人”本身。
作为幸运地出生在和平年代的人,我想自己的想法大概会被指责或嘲笑。但我坚持认为,这件事不应该发生,无论在哪个国家,民众都不应该被这样屠杀。
人最基本的权利是生命权,一个人...

公开发表觉得羞耻,仅自己可见又觉得难过的东西。忽略这条吧

白天对着文档,我几乎每次都是以拍桌子骂脏话作为结束的。而阳光离去后,一切都变得不同。
三更时分,万籁俱寂,世界终于只剩我一人。黑暗模糊了现实的轮廓,我抛弃了白天那个总是微笑着努力着的程序化的自己,走入想象中的世界。所有的情愫都于黑暗中缓慢滋长。然而当太阳再次升起后,它成为了一个令人不齿的肮脏的东西,在阳光下无所遁形。一直以来就这样循环往复不曾停歇。
又或者,它像墙角的野草,在名为理智的高楼大厦的阴影下顽强的生长。白天当我在钢筋水泥森林中穿梭时视其若无物,夜晚我蜷缩在墙角里歇息却又割舍不下这抹珍贵的绿意。
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我会这样对此感到羞耻。究竟是什么样的思想在我的内心根深蒂固,每时每刻都在...

记我今日的梦

前天在纠结我还从没梦到过自家婚刀,今天醒来得偿所愿。
我在梦里是一个刑警。某天突然来到了某个地方,得知世界上有妖的存在,比如我面前的粟田口一众短刀。活生生的例子,不容怀疑。
短刀们正在调查一件事,是我曾接手过的一个案件。大致是一位女性受到了侵害,说自己被夺走了翅膀……经过调查就当作强奸案处理了,想可能是受害人精神不稳定【本来向我们人类报有关妖的案就不可能被解决嘛,不过梦里没有逻辑】。我上网寻找,发现有一个论坛里有各种古怪的帖子,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还真的有人问如何夺走他人的翅膀。
和粟田口众人的相处很艰辛,因为在下作为区区人类跟他们比起来根本就是弱鸡一个!被各种嫌弃太弱了,怎么放心我跟他们一同去涉险。...

纪念一下穷人吃谷之旅的结束

惊!一醉酒女性竟对其男票做出这种事!

放过我吧,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cp药研藤四郎×原创女主角
年龄操作注意!
女主角有名字!
现世背景,已交往多年
无脑纯糖,如有不适,请及时返回

==================

    周五下午药研藤四郎收到了墨情的消息,说是基友马上就要结婚了,邀请她去参加单身派对。夜里将近11点的时候墨情打来了电话,接听之后,听筒那边传来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甜腻嗓音:“药研~”

  他心中暗道不妙,嘴上和平时一般应答:“是我。”

  “我坐的出租车快要到小区门口了~晚上喝了点酒,你来接我吗?”

  “知道了,马上到。”

  “嘻嘻,就知道你最好了!”电话那一头传...

洗澡的时候放飞思绪:
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逐渐摆脱动物本能的禁锢,在保证社会运转的同时,追求个人的自由。人身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恋爱自由等等……只是每一次追求自由的过程总是不那么顺利的,甚至会引起动荡、流血。进步之后回顾历史,才能看见前人的牺牲为后人带来的无价之宝。

倒倒苦水

陷入了一种矛盾之中。
本身乙女向写作就有些特别。之前我是代入自己去创作这些小故事的,但现在的我已经不再那么全心全意地、热烈地“爱”他了。而且说实话仅仅是这样表面的、浅显的感情表露,都让我觉得十分羞耻,也许是因为我本人有一些感情方面的障碍吧。
不代入自己,我该怎么用旁观者的角度去写一个与我接近甚至就是我本人的角色的故事?当我无法投入全部情感去写作,就好像背叛了谁,或许是他,或许是我自己。
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片段在我脑内浮现,我好像在看着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未知的时空,经历美妙的故事。对着键盘,一边懊恼自己对于写作的无力,一边怀揣着复杂地感情看着他们的美好生活。

我不讨厌写作,但是恐惧他人阅读我的文字,尤其是传达某种感情的。为什么?

上海老城区半日游

2018年5月17日星期日  多云 21℃~27℃   空气质量 优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

        上午为出门作准备,母上大人第一次给我编了头发。两个人看了许多编发教程,互相嫌弃对方的审美,捣鼓了好久。最后我在镜子中看见了自己崭新的形象。两边各编了辫子在脑后固定,剩下的头发编了个大麻花垂在背后。“我头上有犄角,我身后有尾巴“

 ...

1 / 3

© 信天翁的远行 | Powered by LOFTER